您现在的位置:宁波鄞州新东方医院 > 乳腺疾病> 乳腺癌> 肥胖的乳腺癌患者更难治愈

肥胖的乳腺癌患者更难治愈

文章来源:宁波鄞州新东方医院更新时间:2018-04-11

意外怀孕,什么时间做人流伤害小?取环后肚子一直没动静,咋么回事儿?安全期不安全的因素有哪些

美国马塞诸塞州的波士顿总院最近研究发现,肥胖会导致癌症患者使用某些药物(抗血管生成药物)不再起作用。这些药物的作用主要是通过抑制肿瘤血管的生长,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

《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从分子层面说明了肥胖是如何对“抗血管生成药物”产生抵抗作用。“抗血管生成药物”是旨在阻止促进肿瘤生长的血管形成的治疗方法。 众所周知,肥胖会增加许多类型癌症的风险,包括乳腺癌。首席研究者,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放射肿瘤科的若昂博士解释说,我们的临床研究和动物研究的结果表明,肥胖通过几种炎性因子和促血管生成因子,对抗血管生成药物产生了抵抗作用。他继续说道:如果能够解决患者的肥胖问题,就可以让这些乳腺癌患者重新使用该疗法。
血管生成及其抑制 血管生成在肿瘤的生长过程中也起着关键作用。没有血液供应,肿瘤就不能生长和扩散。血管生成抑制剂旨在干扰参与血管生成的化学信号。其中一种药物阻断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这种信号分子与细胞表面的蛋白质结合时能够触发新血管的生长。 然而,若昂博士和他的同事发现,肥胖“通过改变肿瘤中的化学信号来”促进对VEGF抑制剂疗法的抵抗”。
乳腺癌患者的肥胖及治疗 研究人员分析了一项临床试验的结果,该试验在99例乳腺癌患者中进行了抗VEGF药物贝伐单抗的化疗/无化疗研究。若奥博士及其同事的研究表明,贝伐单抗仅使一小部分人受益。当研究人员分析数据时,他们发现体重指数(BMI)为25或更高的人,即超重或肥胖的患者,诊断时检查到的肿瘤一般较大。平均而言,这些人的肿瘤比体重指数低于25的人肿瘤大33%。此外,身体脂肪较多的人会降低化疗的效果。
一.针对HER-2靶点药物 1.曲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trastuzumab,商品名:赫赛汀)是全球首个针对HER-2人源化单克隆抗体。该药物1998年由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上市。曲妥珠单抗在乳腺癌的辅助治疗、新辅助治疗和转移性治疗方面均占主导地位。 2.帕妥珠单抗;有研究报道,帕妥珠单抗联合曲妥珠单抗可治疗曲妥珠单抗单药治疗失败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且能够改善患者的临床缓解率。此外,帕妥珠单抗单药使用对于心脏具有毒性作用,但这种副作用要远小于曲妥珠单抗。 3.拉帕替尼:目前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主要应用于曾接受过化学药物和曲妥珠单抗治疗的HER一2过表达患者。 4.T-DM1:TH3RESA研究结果显示:T0DM1可以显著提高进展性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PFS且可降低不良事件的发生率。 5.来那替尼:对曲妥珠单抗敏感以及耐药的乳腺癌患者,选择曲妥珠单抗和来那替尼联合治疗方案可能会比单药治疗方案更有效。
二.针对哺乳类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mTOR)的药物
三.针对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靶点的药物 1.贝伐单抗:因此,2011年11月美国FDA出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原因撤销了贝伐单抗用于乳腺癌治疗的适应证。 2.索拉菲尼:索拉菲尼是一种针对多靶点的抗血管生成的口服药物,其可以抑制包括VEGFR在内的多个酪氨酸激酶受体,从而抑制血管新生和肿瘤生长。 3.雷莫卢单抗:雷莫卢单抗是针对VEGF2完全人源化单克隆抗体。多个随机对照Ⅲ期临床试验已证实雷莫卢单抗联合化疗药物与否均对胃癌及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有益。 4.舒尼替尼:是一种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在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和血小板生长因子受体的同时,还能抑制Fms样酪氨酸激酶受体。
四.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的药物 1.吉非替尼:是第一个被美国FDA批准的用于临床的一种口服、小分子、可逆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吉非替尼的体外实验研究表明,其可以抑制动物乳腺癌的生长,但是多项用于晚期转移性乳腺癌的Ⅱ期临床试验显示的疗效并不理想。 2.西妥昔单抗:西妥昔单抗联合顺铂治疗乳腺癌的客观缓解率相比西妥昔单抗单药治疗时的客观缓解率有所提高,该研究首次证明了EGFR可作为乳腺癌治疗的一个靶点。 3.厄洛替尼:是另一种被FDA批准应用于临床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其在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和胰腺癌上效果良好。
五.针对BRCA1/2突变的PARP抑制剂;
六.针对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CDK4/6)抑制剂;
七.其他新型的靶向药物。

发生任何不适症状,请及早就医并遵循医师指导治疗,此信息内容仅供参考。点击在线咨询与专家在线交流,并预约就诊;我院节假日不休并且设有夜间门诊。
医院地址:宁波市鄞州区百丈东路693号